手机球探网足球比分
當前位置:主頁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破賊
201911/29

如松:破賊

王陽明說過一句名言,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背景是王陽明以一個文官的身份平定了肆虐贛南幾十年的匪患,然后順手又把寧王朱宸濠的叛亂給收拾了。這些人,當然就屬于王陽明嘴中的山中之賊。

什么又是心中之賊哪?這要看王陽明破山中賊的過程。

王陽明是偉大的哲學家和思想家,一般人理解,哲學家和思想家都會愛惜自己的名譽(羽毛),如果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很可能被朝廷誅滅九族,這些事情自然是不能干的。同時,哲學家和思想家都是正面形象,從正面思考來問題,一般不會、也不敢使用陰謀詭計,和兵家的“兵者,詭道也”是無法兼容的。

王陽明是偉大的思想家哲學家,也是這么想的、這么做的嗎?

大家知道,寧王在洪都(今江西南昌)宣布叛亂時,王陽明孤身一人逃到臨江、吉安(江西南部),路上還差點成為寧王的俘虜。這時的王司令員還是光桿司令,連自己的小命都朝不保夕,更不用說剿滅寧王的十來萬叛軍。

此時,如果換作其它的大員,一定是趕緊給朝廷上書、向皇上報告,并要求調兵遣將。信使從京城來回一趟需要一兩個月,調兵的過程還需要一兩個月,這期間王司令只能在書房讀書,同時看著寧王朱宸濠攻城略地,然后,南京成為寧王的都城,還看著寧王坐在朱元璋的龍椅上讀書了(南京是朱元璋的都城)。

王司令作為一個偉大的軍事家,自然不走尋常路。結果,王司令讓人寫了很多朝廷調兵遣將的文書,文書的大致意思是說有十幾萬大軍正在趕來江西平叛的路上,要狠狠地痛揍朱宸濠,然后自己刻一個番薯章、蓋上,直接就派密探將這些文書送入了洪都城內。朱宸濠看到有這么多的官軍正在趕來,自己手下雖然也有十來萬軍隊,但主要是土匪和流氓,打架是很難打的過的,只能趕緊加固城防固守。

趁著寧王修城墻的功夫,王司令聚集了七八萬軍隊,雖然摻雜了大量的民兵和衙役,但王司令終于告別了光桿的日子,可以與寧王一戰了。寧王在叛亂初期最有利的戰機,就這樣被王陽明的一紙文書戲弄沒了。

慢著,王陽明這樣做合適嗎?不僅不合適,而且是大逆不道。

這種大規模的調兵文書自然應該發自兵部。兵部在發出文書之前需要請示皇帝,經過皇帝點頭、蓋玉璽,下圣旨之后,才輪到兵部下文書。如果不經過皇帝同意,兵部尚書就自己擅自調動這么多的軍隊,你想干啥?

現在繼續思考,王司令的一紙公文,即替兵部尚書做了主、蓋了章,還替皇帝老人家做了主、蓋上了玉璽、下了圣旨,這是什么?王司令即代理了兵部尚書,還同時代理了皇帝,這是謀逆之罪,不僅自己的腦袋不保,還要株連九族!

歷史上,有“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說法,在特殊的歷史時期也有少數著名的將帥這么做了。王司令可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不等于可以偽造兵部文書,更不等于可以代理皇帝,即不代表可以謀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王司令的欺君和謀逆的罪責是逃不掉的!

以王司令這么聰明的人,會想不到這樣的結果嗎?當然想得到。歷史上任何哲學家、思想家或者是進入仕途的讀書人都不敢這么干,也不會這么干。毀掉自己的名譽甚至株連九族的罪名,可不是鬧著玩的。

但王司令干了!

因為思想家和哲學家的榮譽或羽毛,因為讀書人的榮辱得失,株連九族的后果,等等,根本就不在他的心中。那么他想的又是什么哪?平定匪患和叛亂,保一方平安,給百姓一個安寧的生活。只要能達到這個目的,沒有王司令不敢干的,這讓他的軍旅生涯中計謀百出。

用老百姓的話說,他什么奇招、險招、損招、陰招都敢用(記得要符合前提),而且毫無心理障礙,再加上有哲學家的邏輯思維和基本等于計算機的腦袋,自然就戰無不勝。既然任何時代、任何一位朝廷大員都不會去偽造朝廷兵部的文書,更不敢偷偷代理兵部尚書和皇上,寧王當然更不會相信,結果就只能相信王司令悄悄塞給他的文書、乖乖進入了王司令的圈套,王陽明演繹了“兵者,詭道也”!

無論思想家還是哲學家,或者是入仕的讀書人,心中所想的榮辱得失,都是自我,都是“心中之賊”。而破不了心中之賊就難以攻破山中之賊。所以,王司令說,“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王司令臨終最后一句話是“此心光明,亦復何言?”,驅逐了心中之賊之后,自然是此心光明,何需再言?心學的精髓都在這八個字中。

后世對明武宗的評價不高,主要源于其不務正業(這也是事實),在對待王陽明的事情上也有一份罪狀。王司令平定了肆虐幾十年的江西匪患,然后率領一幫包含很多衙役、民兵組成的雜牌軍平定了寧王叛亂,建立了不世的功勛,需要隆重的褒獎,但武宗并未這么做。他忘了嗎?肯定沒忘,同時,武宗皇帝也應該還記得王司令代理皇帝蓋玉璽、代理兵部尚書蓋兵部大印的行為。武宗在歷史上雖然有不務正業的毛病,但絕不糊涂,相反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一個人。從皇帝的角度而言,不對王司令進行隆重的褒獎是很正常的,因為皇權的威儀是不容侵犯的。但武宗也清楚,王司令是干活的奇才,更有很高的民望,不僅殺不得,還得接著用。

既不褒獎也不追責,裝糊涂。到這里,倒應該佩服他的胸懷,水至清則無魚啊。

在《明朝那些事兒》中,作者因此事為王陽明鳴不平,而且王司令麾下的將士也未得到朝廷公正的封賞,跟著王司令一起吃癟,在所難免。

皇上不進行隆重的褒獎,恰恰王司令心中也絲毫沒有心理障礙,此后一段時間專職給弟子們講課,講的更起勁了,這就是心學。因為王司令心中想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名譽和功名利祿),而是天下的百姓。

王陽明之后,再無王陽明。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手机球探网足球比分
芝麻策略 股票融资技巧 配资平台哪个好恒丰优配 信达赢配资 上证指数30年走势图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100元股票配资送8888 纵横配资 钱生钱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