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球探网足球比分
當前位置:主頁 > 牛刀最新文章 > 牛記茶坊 > 牛刀:對周立波,上海文化界應該多點寬容
201107/29

牛刀:對周立波,上海文化界應該多點寬容

第一次知道周立波,還是在一年前,我和好友時寒冰在一起,他打開電腦,讓我看一段錄像,是周立波的,當時把我笑噴了。我當時就想,好,上海又出了一個奇人。

 

到現在為止,我也不認為,周立波是什么流什么派。他和這些不挨邊。就和我一樣,也談不上什么流什么派。網上有些人不安好心把我冠以什么“唱空派”、“唱衰派”都是胡扯。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個普通老百姓,理所當然站在老百姓的立場說說話,為他們的生計出出主意,盡一點力。有一年,有一家網站要我寫一句新年賀詞,我寫的是:向強權發問,為民生代言。如此而已。

 

所作如此,只是盡一點心意。內心深處充滿感激,一來感謝網友的寬容,二來感謝社會的認可,三來感謝這個時代。我們終于能說了,盡管會說錯一些話,但是,相信網友自己的識別能力,將負面影響減少到最小。盡管很多微博被屏蔽,盡管有來自各方的“維穩”招呼,但是,我們還在說。能說,比不說為好。

 

近日,于建嶸發了一篇微博,內容如下:有網友問如何評論近來有人要新浪清理染香和羅玉鳳這兩個帳號一事。我去看了看她們說了些什么。說心里話,我不太喜歡她們的某些言論,但卻找不出任何封殺的理由。微博時代了,對多元化網民的合法言論給予包容是一項基本原則。今天如果我們以“低俗”之名關了她們,明天官員就可以“反動”之名關了我們。

 

這篇微博說的事實。如果動不動就要封殺別人的賬號,最后絞殺的是我們自己。上海文化界對周立波的批評其實也是善意的,周立波本人不應該破口大罵。對周立波來講,上海文化界著名人士能夠來批評他,他應該引以為榮,沒什么值得動怒的。

 

三年前,深圳一個財經記者寫了一篇文章《牛刀大起底》,全靠從網上收集攻擊我的言論寫成,其中,很多是對我的誹謗和人身攻擊。那時,我在網上就像是唐吉柯德,拿著長矛和風車作戰,對手是如此強大,幾乎壟斷所有媒體;我是如此弱小,我就天天說你是壟斷、掠奪、欺詐、暴利、暴力,揭露你的虛假按揭,揭穿你的謊言,指責你的行為。豈不招人惱恨?

 

沒有我們的吶喊和對社會進步的推動,中國社會比現在還要黑暗。我們要得罪多少人?而且,他們是有資金支持是有組織的攻擊我們,而我們在明處,他們全在幕后,那么多馬甲,我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是誰?只是局勢明朗后,他們才主動向我認錯。而這個記者,是羅列網上他們對我的誹謗寫成的稿件發出來,錯漏之處,足以構成侵權。我的律師朋友當時建議我起訴。我當時和律師說,不用起訴,我們要保護這種制度,讓大家都能說。

 

在中國建立一種制度相當困難,而破壞一種制度,就是政府一句話。在中國歷史上,政府總是為少數人服務,而不是保護多數人的利益。如果有一些言路,能夠不斷批評政府,從客觀上就能推動社會的和諧發展和平穩運行。后來,這位記者揭露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長“包二奶”、轉移國有資產,聲名大振。試想,如果我當時起訴她,拖她一年半載,就沒人去揭露那位上市公司董事長,替許多股民討回公道了。

 

我講這個事例,是因為保護話語權,在我們這個時代特別重要。上海文化界無論怎么批評周立波都行,提出法律訴訟時,請記住魯迅先生一句話:嬉笑怒罵皆成文章。這里面的四種形態,其中之一,就是罵。因此,我認為,周立波無論怎么罵,也絕沒有構成犯罪的嫌疑。否則,魯迅就要上法庭了。如果因此提起訴訟,那將真是貽笑大方的事。不信,你們可以一試。

 

我對上海文化界的敬仰,從兒童時期就開始。我對周立波絕對沒有好感。無論上海文化界有什么看法,有什么爭議,有什么批評,我覺得都是正常的。之所以發表以上看法,是因為應該允許周立波出現,應該包容周立波,而不是封殺周立波。以上言論,如有不妥,請多多包涵。

請到:牛刀淘寶簽名書店

文章作者:牛刀
本文地址:
版權所有 © 未注明“轉載”的博文一律為原創,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
如果你覺得文章不錯,您可以推薦給你的朋友哦!

手机球探网足球比分
云南时时彩 甘肃11选5 新加坡快乐8 20选5投注金额 辽宁11选5 11选5杀号公式 p3试机号今天查询结果 淘宝快3属于什么情况 北单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